前陣子我有和阿姆拗過,身為學校合唱團的團員,我想在畢業前看最後一次的合唱團演出。

    因為我是指考生,現在想要做讀書以外的活動,名不正言不順,對於父母來說會無法接受,尤其是老杯這個人,希望我可以好好專心準備考試,所以我知道我不用問他,他一定不會答應。

    沒想到這次連心軟的阿姆都不太有意願答應,很委婉的說不行。

 

    哪泥是當天表演的一員,前陣子討論的結果,老杯和阿姆應該會出席,所以那時候我不確定能不能趁亂混進去,不過最近他們好像改變主意,都有自己的事要忙,可能不會去。

    這樣的機會難得,我只要找一個外出的正當理由應該就能溜出門,很順利的,我已經想好理由了。

    「媽媽,我待會還要到學校K館晚自修,就不跟你們吃飯了。」這是好理由沒錯吧!最近晚上我真的都是待在學校讀書的,沒想到成了一個很好的藉口,唉唉真是不得已......

 

    出門的時候遇到了剛吃完飯的西瓜,她待會也要去看表演,因為她不知道確切的路怎麼走,所以我跟她說到我吃飯的地方會合,沒想到劇情就在這裡急轉直下。

    「大姊,我剛剛回家遇到爸爸欸!他好像會去......」

    「甚麼!?他不是原本沒有要去嗎!?他怎麼跟妳說的!?」

    「沒有啦,啊就媽媽跟他說我會去看表演......」

    「所以他到底有沒有說他會來?」

    「我不知道啦......」

    「算了啦!我已經決定要去了!到時候再說!」完全不清不楚地告訴我一個模糊的資訊,讓我整個人超焦躁,我不想要被抓包被罵啊!

 

    到了現場,就看見可愛的合唱團學妹們熱烈歡迎自己,我高興得連老杯的事都忘了,趁開放進場前,把畢業紀念冊給學妹們簽一簽,然後我還遇到了來看表演的好朋友飛魚(也是學妹),我們走在一起準備進場,西瓜走在我旁邊,我在入口旁看到了節目冊,正準備拿一本。

    「大姊!爸爸來了!」西瓜突然叫道,我整個人「咻!」拿了節目冊就往前衝,進到人群裏面,不停往前鑽,完全不管飛魚和西瓜,據她們兩個說,我速度很快,一下就消失了,還記得我以前就是這樣和飛魚玩警察(飛魚)抓小偷(我)的。

    因為我很熟悉場地(成大成杏廳),我一進門就知道要往左轉,跑到又暗又遠的小角落坐著,在我的位子可以看見西瓜和老杯的背影慢慢進場,我默默觀察他們的動向。他們入座後,老杯不知道為甚麼又站起來,目光好像在搜尋甚麼。

    『笨西瓜不會暴露我的存在了吧!』我又看看四周,因為觀眾還沒有很多,所以我的身旁那時有很多空位,我的位子在場地的最高處,老杯那裏其實看得到這裡,如果望過來,這裡只有我一個,其實很明顯可以判斷出來我在這裡。意識到這裡,我當下馬上離開椅子匍匐到地上,就怕老杯發現我,不過因為這樣,我感受到稍遠處各種異樣的眼光看著我的一舉一動,很蠢可是沒辦法,等我發現老杯坐下來以後我才站起來,看來必須尋找另一個位子,一個我坐下來他們就看不到我的位子。

    很幸運的我馬上就看到有一個位子符合這樣的條件,那是入口左後方的位置,正好有小矮牆靠著,我整個人服貼在椅子上就可以隱身在矮牆後,若想要看看周遭的情況只要抬抬頭就行了。就定位後,我發現換西瓜在找我,她在另一端看來看去,就是尋不到我,我心裡想的是「試驗成功」,既然號稱眼力好(可是有近視)的西瓜都找不到,那老杯更不可能找到。找不到我的西瓜改去找她二姊,看那個樣子應該是在討論我跑到哪裡去,哎呀哎呀不知道為甚麼心裡就得意起來,不愧小時候很會玩躲貓貓,好刺激喔~

    「咳!」我習慣性地清了喉嚨,後來發現這樣不對,如果太大聲會被聽出來啊!以前在人多的地方,我和妹妹就算看不到老杯也是能認出他的咳嗽聲。

    在我呆坐在位子上,思考待會結束要怎麼躲過老杯給學妹簽畢冊時,我看見哪泥往我這個方向繞了過來,欸欸果然發現了啊,我剛剛有試著在哪泥看過來這個方向時揮手,希望她發現我在這裡,因為我很無聊。

    「你知道為甚麼我知道你在這裡嗎?我聽到你兩聲的咳嗽聲,還滿大聲的,我就判斷你大概在這裡。」哪泥還是比較厲害,最先找到我,而且還是靠咳嗽聲認出來。

    「那這樣爸爸不知道有沒有聽到......」我只希望他顧著滑手機不要發現。

    「你有跟爸爸說你去K館嗎?」

    「我只有跟媽媽說。」不知道阿姆有沒有跟老杯說。

   接著可能因為哪泥很顯眼,西瓜也找到這裡了。

    「爸爸發現了嗎?」我問。

    「應該吧!他剛剛還問:『大姊哩?』」

    「哪時候問的!?」

    「在門口就問了。」 原來老杯早就看到了。

    「語氣怎麼樣?很生氣嗎?」

    「沒有啊,很平常。」

    哪泥勸我可以不用躲了,去找老杯比較實在,我說可能老杯旁邊已經沒位置了還是算了,西瓜卻說還有留一個......唉......想逃都逃不掉......

    在她們兩個都回去後,我在心底默默想了「為甚麼我不見」的理由,然後慢慢起身,移動到人群中,找到老杯旁邊的位子,若無其事地坐了下來。

 

    「你剛剛跑到哪裡去了?」老杯問。

    「我剛剛跑去簽畢冊了。」

    「怎麼那麼忙?不是要讀書嗎......」老杯默默碎念。

    看樣子是逃過一劫......

 

    我只覺得我剛剛做了那麼多多餘的事全白做了,甚麼衝刺、甚麼匍匐在地嘛......好恥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公公 的頭像
凊公公

夜深敬事房

凊公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言亦臣
  • 哈哈哈,好有畫面感啊!這種感覺就跟沒駕照卻偷騎機車,結果在路上看見警車的感覺是一樣的嘛!(這是形容,我可沒做過這種事,我可是守法的良好公民呢!)
    子女做虧心事總是會怕父母知道,此乃人之常情也,連孔子都這麼說!(並沒有)

    這是一,所以會有後續?

    林綠大大的好你也很了解嘛!不錯不錯!(裝甚麼深沉)
    就讓我們創立林綠大教吧!(不要亂來!)
  • 好感動居然有人能耐著性子看完它......

    整篇文章就是做賊心虛......不做虧心事,平時不怕父母敲房門。

    應該要有後續,看表演時後的心情和感觸之類的,可是還沒寫~~~如果有會寫得正經點吧!

    感謝上天讓我遇見林綠大,是真愛。

    凊公公 於 2016/07/13 22:03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