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發生在昨天放學的事。

  哪泥說要去輔導室辦事情,我自然而然跟去湊熱鬧。原來是輔導老師派功課時他不在,所以要自己去輔導室領作業。

  甚麼樣的作業我也很好奇,問了一下,說是要「看圖說你的生命故事」,現在去輔導室便是為了挑「圖」。

  輔導老師拿了一疊的小卡(手掌大小),每張小卡都是不同的圖片,讓她慢慢挑選,我就在她旁邊陪著她,看她挑了甚麼。

  首先,她先快速的過濾一次,總共有幾十張,經過篩選後只剩六、七張在她手上。我仔細看,其中一張剛剛我有印象,哪泥好像還頗喜歡它的畫風,而我也是,畫面是一個不亮的電燈泡,裡面站了一個戴睡帽的小孩,周圍一片漆黑,只有小孩的掌中的燭芯晃著微光。

  繼續觀察,我發現有另一張的也同樣有戴睡帽的小孩,畫風一模一樣。跟別張比較過後,我做了大膽的猜測,篤定她最後會留下那兩張做最後抉擇。

  一分鐘過後,我默默看著哪泥把其他張放回原位,果真手上只剩下那兩張圖。我迅速思考,我知道她其實對電燈泡那張比較有感覺,但我清楚她的個性,另一張的畫面比較明亮溫暖,有山坡、有泡泡,小孩揹著個小布袋,好像要去旅行,探索世界,兩張比起來,後者較具有正面樂觀的形象,而哪泥這個人很奇怪,她會盡量讓自己往光明面走,因此我打賭她會選擇明亮的那張圖。

  結果出爐,大姊果真是大姊,對妹妹的行動預測簡直就是神算一個,哪泥依依不捨地把電燈泡放回去。

  我們一邊走回家,我一邊告訴她我腦海中剛剛在演奏甚麼進行曲,哪泥笑笑地說大姊好厲害(其實是大姊逼她說的),抓到一切的關鍵點。

 

  其實我很開心的不是我猜對了,而是我能了解哪泥心中在想些甚麼。

  哪泥真的很悶騷,對很多人都保持一定的距離,喜歡獨處討厭過度熱鬧,沒有甚麼敵人,也沒有甚麼最要好的朋友(大姊算嗎ˊˇˋ?),華麗的外包裝,似乎很少人能理解她腦袋真正的想法,偏偏又是個情感方面敏感的小孩,讓人很掛慮,我很希望能夠走入她的世界當中。

  我早就知道哪泥跟我最麻吉,我早就在她的世界中了,因為我們是姊妹,一起生活了好多年。

  這次的事件只是我想要再次替自己證明罷了。

  總覺得這樣當姊姊才當得對嘛,是不是ˊˇˋ

 

  阿姆說我們上輩子一定有甚麼緣分,我也這麼相信呢。

 

  • 7/11補充:西瓜看我這篇文章看到一半,「大姊我知道!我們輔導老師也有給我們挑卡片!我的生涯手冊裡面有畫!」她興沖沖翻到那頁給我看,上面的圖案和哪泥挑的一模一樣,姊妹的默契好得嚇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公公 的頭像
凊公公

夜深敬事房

凊公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