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好!」我指著西瓜,通常台語是指她倒楣。

        「幹嘛!」

        「啊好!」我繼續亂叫。

        「到底怎樣啦!」

         我就這樣隨便叫好玩了一陣, 弄得她們很煩,不知道我在幹嘛,於是我決定來做一個結尾,練痟話。

        「你知道嗎?」我裝出一副很正經的樣子,「啊好是一個人,一个查某,因為她生了一個兒子,所以才被叫做『啊好』!」

        「你白癡喔!」


        課業壓力大,連講個笑話都不被捧場,我好可憐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公公 的頭像
凊公公

夜深敬事房

凊公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