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姊,你不是說你的腳會痛?」

        最近我向哪泥反應,我的腳如果操勞很久,舊傷會痛痛的讓我走路有點跛。


        哪泥現在也是傷兵一枚,膝蓋的韌帶鬆掉,她走路時都會感受到從膝蓋傳來的怪異阻隔感。

        之前國三就有發生過一次,那時哪泥在指點西瓜一些武術動作的要點,一個二齊腳踢上去,左腳下來承受重量的同時,左膝跑位,醫了好一段時間。

        造成這樣的結果,有許多的原因。其一,國小練武術時,一開始肌力不夠,卻讓膝蓋硬撐。其二,國中讀書晚睡,身體沒有好好休息,武術也許久沒練,身體性能不佳。如此狀態下,又硬是做出需要強大支撐力的動作,膝蓋自然不堪負荷。

        然而,這次換了右腳膝蓋,扭傷的原因極不精確,無法了解是做了甚麼動作才換右膝傷到,去了潘醫師那好一陣子,怕是要來個長時間的復原。


        記得某天早晨,阿姆闖進我們房門,問說誰要和她去買水果,大家一開始都裝睡死。阿姆繼續催,一定要我們其中一個上場。

        「西瓜你去啦!」哪泥受不了阿姆的叫喚,隨便抓一個替死鬼。

        「不要,為甚麼是我,為甚麼不是你。」

        我默默躺在床上聽著。

        「有種你就和我一樣受傷啊!」那時候哪泥剛傷到,不太能好好走路。

        「有種你就不要受傷啊!」那個白癡,居然說這種話。

        「我受傷是我願意的嗎!奇怪欸!」哪泥吼到後來,整個哽咽,開始埋在被子裡哭。

        受傷的話,很多事都不能做,包括自己喜歡的舞蹈、武術、慢跑,全部都要先放下。現下,西瓜的一句話,還真是把刀往她的心口上磨。

        我決定下床,表示立場。

        「世界上無時無刻不缺乏著白癡。」可以說,我是用非常嗤之以鼻的態度說出這句話。

        西瓜賴在床上背對我們,我知道她也有點小後悔,啜泣聲傳了過來。

        兩個人鬧成這樣,似乎對阿姆那邊無法下結論。


        「媽媽,我陪你去。」

        我早該主動點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公公 的頭像
凊公公

夜深敬事房

凊公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