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人吃香瓜的方法,可能就是削皮、剖半、去蒂、去籽、切塊。


但我們家老杯卻覺得香瓜要保留最甜的部分,外皮可削可不削,中間的果絮連著籽一定要留著......恕老姆無法苟同,她老人家消化不好(便秘?),去籽是一定要的程序,所以我們家吃香瓜的方法可以說是兩極化,端看處理的人是誰。

我呢,是個懶惰的人,誰的方法方便我就用誰的,我跟老杯一起吃香瓜時,都採取清洗、剖半、去蒂的簡單三步驟,況且我是一個消化良好的健康寶寶,我自然會喜歡留下甜甜的籽。


那天我從冰箱拿了剩下唯一的香瓜,最後一顆只有自己吃總是不對,於是拿到廚房剖半,想說另一伴可以分給別人,不會被嫌小氣。

我拿著兩半香瓜走到客廳:「誰~要~吃~香~瓜~?」,在場兩位老人家盯著電視不回話。

哦,要我做抉擇嗎?好,我決定要幫老姆做健康調查。

「那......嘛媽,給你好了。」

「喔。」老姆伸手接過,看了以後還給我,「我呷無籽欸。」

「好吧,只好給吧八。」

老杯順手接過,咬了一口,我站在旁邊一起大口啃香瓜,看我沒動靜的老姆被觸動了神經。

「哼,按呢著走啊,無閣處理我的!」

「啊就剩下這一顆了啊!」

我和老姆大眼瞪大眼,雙方有些僵持。

於是,老杯就出面了。

他轉過去看老姆:「無我呷籽,汝呷無籽的。」

──這是甚麼神進展!!

「好啊。」

我看著老杯拿了湯匙,繼續盯著電視,一邊把香瓜籽的部分一勺一勺挖起來吃,挖完了,空了,遞給老姆。

「來,乎你。」

老母接過一口咬下,吃得精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公公 的頭像
凊公公

夜深敬事房

凊公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