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篇對女性衛生崩毀的文,請、慎、入......

前言:

學校會分配掃地區域給學生,學生會自己分配掃地工作,這是這裡的習慣。

最近學校的新廁所剛蓋好,大家都非常的開心,尤其是新廁所就在班上隔壁,班上的人都會很自然地將其稱之為「我們的」廁所。

在未整修以前的舊廁所,有四個重點問題:
其一,裡面只有五間蹲式,被使用的只有四間,其中一間被拿來當作工具間,在使用上非常沒有效率。
其二,空間的狹小,很怕動不動膝蓋蹲下去時去碰到硬放在馬桶左前的垃圾桶,但不往前點蹲的結果,屁股又會撞到後面的牆壁。
其三,馬桶長度不足對廁所的整潔也影響甚大,在不符合人體工學的狀況下,使用狀況常常讓掃完不到一天的地方又再次惹上髒污(此為婉曲用法)。

間數不足、進退兩難、長度過短的結果,就算廁所再怎麼近,班上許多人還是選擇了距離遠一點但空間上過得去的廁所,當隔壁的廁所只為「上課上到一半不停有惡臭飄出」的發源地。

這就是為甚麼大家在新廁所蓋好時會那麼大聲歡呼,還有人在工程還沒驗收時就直接跑去廁所打卡,這代表十七班的學生們終於遠離了舊廁所以及長期的施工噪音(這又是另一段奮鬥史)。新廁所蓋好以後,不僅隔間變大,能享受寬敞舒適的待遇,馬桶間數也從原本的五間增加為七間,其中一間還是坐式馬桶,而馬桶的大小也不再是短小型,變成百貨公司那種加長方邊形,看起來不會產生甚麼投射不準的問題。客源不斷增加,離這裡附近再遠一點的客人也會選擇來此地解決生理所需。

班上一致拍手通過,為了讓「我們的」廁所永遠保持著它的乾淨與美麗,決定向學校申請打掃「我們的」廁所,不再將掃廁所的機會讓給別班。

─ ─ ─ ─ ─ ─ ─ ─ ─

Arashi同學在分配掃地工作的時候,馬上在後黑板寫著「廁所」的格子寫上自己的座號,迅速的將掃廁所的名額搶去一名,她已經好久沒有參與掃廁所的工作了,那已經是小學的事情,但她知道自己一直都很喜歡掃廁所,她喜歡將最髒的地方掃得最乾淨,因為那樣子很有成就感,別人在使用上也會很舒服。
分配結果出爐,掃廁所的partner總共有六位,分別是纖纖同學、第一名同學、小天使同學、戚戚同學、開開同學和她自己。現在他們正進行著所謂的掃廁所會議,令Arashi很失望的是會議進行中沒有任何的茶點可以品嘗,要知道,就算現在他們帶的地方是廁所,也還是很乾淨的廁所,來點點心甚麼的還是難不倒她,只是同學看著噁心她不能這麼做而已。
「大家來認領自己想要甚麼工作吧!」向來最喜歡擔任主導地位的戚戚催促道,「洗手台!」第一名同學不愧其名,搶先把輕鬆的工作搶走,「我可以刷馬桶......」Arashi同學做了早就想好的決定,但就算是第二個認領,卻仍是挑個前途不吉利的工作來做,「全部的馬桶嗎?」戚戚確認,Arashi同學愉快點頭。其餘的人幾乎沒什麼意見,沒有人搶洗手台也沒有人搶刷馬桶,剩下的便是兩個拖地,一個掃地,一個清垃圾外加倒垃圾。

第一個星期──

「其實大家都保持得不錯耶,我都沒有刷到甚麼東西......」Arashi略顯失望,馬桶上只是一點小腳印和一、兩根頭髮罷了。
「可能大家都想說是新的廁所所以很小心地使用吧!」小天使在Arashi刷完馬桶以後慢慢把馬桶邊的地板拖乾淨。
「垃圾可能只要先集中好,兩、三天再到垃圾場倒就好了。」開開輕鬆的在隔壁間撿著垃圾。
「只是我們掃廁所時會有一個麻煩,一邊掃還一邊會有人進來上廁所,會妨礙掃廁所的工作。」戚戚說著,『妨礙廁所的工作...』Arashi在心裡笑了笑,看向清完洗手台、已經靠在牆邊納涼的第一名。
「也許我們應該來收個甚麼過路費。」愛錢的纖纖這麼計算,一邊把地上多餘的水用工具刮掉。
「可是有我們班的人來上怎麼辦?」戚戚拖著地板,一個腳印又把她剛拖好的地方弄黑了。
「甚麼我們班的,既然是我們班的就更能體會我們的辛苦吧!應該要加收利息才對~」纖纖向來對熟人不手軟。
於是第一個星期就這麼一邊掃一邊聊天的度過......

第二個星期──

「我發現現在開始有幾滴血會滴在馬桶邊緣了......」Arashi終於有點開心了,認真地刷著,不久馬桶又變得潔白乾淨。
「是喔。」第一名又刷完她的洗手台了,被一旁的Arashi嫌礙路,可憐的換到另一面牆靠著。
「哇!這個衛生棉整個黏在垃圾筒的塑膠袋內!好噁心!」開開叫著,纖纖一把搶去她的工作,俐落地將衛生棉夾進大塑膠袋。
「我看我以後就跟你換工作算了.....」纖纖翻著白眼,開始換到下一間夾垃圾,「盧纖纖我好愛你喔就這麼辦吧!」開開歡樂的跑走,因為沒她的事了,人家纖纖已經做完她換掉的工作。
「為甚麼衛生棉不好好包好呢?好沒有公德心喔。」Arashi緩緩感慨,「有時候就算包了後來還是會變成這樣。」纖纖耐心解釋,Arashi還是有那麼個疑問,「不是還要再另外包一層嗎?那樣才不會變成這樣啊!」這是她一定會做到的事,「不要以為每個人都有一定的認知好嗎?」殘酷的否定掉美好的想法,纖纖繼續將第二塊黏在塑膠袋上的衛生棉拔下來。
小天使一樣默默拖著地,戚戚則是把她的手機帶到手機聽音樂,一邊搖頭晃腦地拖著地,「你知道嗎?這是我目前最喜愛的歌手喔......」戚戚繼續手舞足蹈,彷彿整間廁所都是她的伸展台。
於是第二個星期開始慢慢顯示一點點跡象......

第三個星期──

「到底是誰那麼厲害可以把血滴到垃圾桶旁邊啊!」Arashi超級不解,但照樣任命刷著,這個星期已經能瞧見屎痕錯落於馬桶內,讓她覺得刷起來特有成就感,「該不會大家已經不把這裡當新廁所了吧!就這麼難愛護它?」刷刷刷......
「被你猜對了!她們就是這麼扯!」纖纖撿著掉落在垃圾桶外的衛生紙,「為甚麼連個衛生紙也不好好丟好啊!就算掉了難道自己的東西也要嫌髒不敢撿嗎!?」真是莫名其妙,應該要貼個不丟準要罰錢的標語才對!
「我一起為你們替人性感到失望!」開開看著Arashi刷著血和便,一臉感到噁心的樣子。
「阿嵐你好了沒呀?不是教你怎麼刷才能刷快點的嗎?」戚戚在Arashi的門外喚道,「我和小天使都在等你耶。」
「阿嵐加油喔!」小天使一句話就把Arashi不滿的心情稍稍減緩,天知道這些血啊、屎欸有多難刷,根本不是戚戚教的那種迅速法能解決,那樣根本刷不乾淨,想要把馬桶刷乾淨本來就是要花一些時間,她不喜歡戚戚對她的工作所說「幹嘛糾結在那裏、永遠也糾結不完」的形容,這幾天下來戚戚不停地來『教』她刷馬桶,很是令她頭痛,並不是她討厭這個人,只是對她不停地打擾她工作感到不解,就像對那些沒包好的衛生棉一樣不解,所以她現在刷馬桶一定把門鎖起來再刷,這就是為甚麼戚戚只能待在門外喊她。
「你們需要我幫忙甚麼嗎?」第一名很不好意思地問,她的洗手台又老早就刷好了。
於是第三個星期,崩毀的前兆......

第四個星期──
第一天──

「我發現現在除了血以外,還會有淡黃色的液體乾掉部分滴在馬桶邊緣,那是尿嗎?」Arashi對這一切是感到多麼地不敢相信。
「嵐,麻煩開個門讓我撿垃圾。」纖纖進來在一旁撿垃圾,「那是尿沒錯,真夠噁心的。」纖纖皺眉。
「如果只是血我還能接受...」Arashi這麼說著。
「應該是血才能接受吧!尿道難道是不能控制的嗎?」纖纖忿恨。
「血比較難控制,但是尿可以對準了確定好在離開啊!不過如果是上次那個滴到垃圾桶旁的血我就不能接受。」Arashi附和,對有同樣認知的纖纖感到無比感動。
「可以不要再敘述了嗎夠了好噁心我不要聽......」開開趕緊掃完地就閃人,完全不想加入話題。
「阿嵐好了嗎?」戚戚問,Arashi只是隨便附和一聲......她很盡力了。
小天使一樣耐心等著,在一旁替大家加油打氣,牆邊靠著被忽略的第一名,她的洗手台沒什麼大風大浪。
看來所謂的新廁所漸漸被時間所摧殘......

最後一天──

Arashi前往廁所準備刷馬桶,前面走著班上的娘娘同學,只見娘娘走向最後一間,開門後馬上退後摀鼻,匆忙轉向另一間廁所。
『我已經可以預見......』Arashi一雙作戰的眼神,拿起她的寶劍(其實只是馬桶刷),還有她的魔法藥水(其實只是鹽酸),打算拯救被惡火龍(...)侵襲的城堡(馬桶)。
一切並不如Arashi預想一般,她沒有看到惡火龍留下的大堆爪牙(屎跡),她反而看到了一條惡火龍還晃蕩在城堡上,吐著它惡臭的氣息,『這簡單!』嵐戰士心裡想著,火龍最怕的就是水了,只要採下那個開關,召喚水精靈,就能迎向勝利!
嵐戰士勇敢地踩了下去,然而,惡火龍就像是進化了般,完全不怕大水沖刷,水精靈仍不滅它的威風,它竟然還死死的膠著在城堡上頭,『完了!』嵐戰士心想,難道藥用寶劍和惡火龍直接對決嗎?那將是麻煩的兩敗俱傷啊!「你還有魔法藥水啊!嵐戰士!」娘娘小仙子的幫忙,讓嵐戰士想起了她的魔法藥水,是了!它便是惡火龍的剋星!嵐戰士迅速打開魔法藥水,用力噴向惡火龍死死抓著城牆的腳爪,一邊配合著大水還有娘娘小仙子的加油聲,惡火龍的爪子晃動了一下,腳爪開始離開了城牆,越來越快的,惡火龍被吸進了大水的漩渦不赴蹤影。嵐戰士開心的跟娘娘小仙子道謝,剩下她要處理的只是一些小嘍囉,只需靠寶劍斬殺,不如惡火龍難纏,她贏得了莫大的勝利!!

「天啊我真是對人性感到非常非常的失望!!!」開開在聽完故事以後大吼著,「是怎樣可以把大便留在那裏啊!」
「相信我們在掃完廁所後對人性應該不會抱持著太大的幻想......」纖纖將開開的話轉成另一個方式表達。
「也許那個人只是像我一樣沖不下去而已啦!」Arashi想幫著解釋,但又突然回想到第一幕:「不對啊!我一開始看連尿都沒沖掉!那個人根本甚麼也沒沖嘛!!」這真是個驚人的發現,「果然這世界上沒有淑女的存在,就像沒有白雪公主一樣。」她阿爸總是這麼跟她說,一邊看向她阿母。
「你以為白雪公主就不會大便嗎?我告訴你就連白雪公主也會大便!人本來就會大便了,我也會!」纖纖無奈到甚麼話都不挑,不顧形象全說了出來。
「你怎麼甚麼都說了呀......」第一名皺眉,戚戚瞥了這邊一眼:「我們的廁所話題越來越奇怪了呢~這樣會不會嚇跑來上廁所的人啊?」小天使點點頭。
「嚇到他們不來上最好,最好不要來妨礙我們工作。」纖纖不管如何總是最現實的那一個。

掃廁所大隊已經無法預料他們在第五個星期之後會遇到甚麼狀況,更糟的更糟會是甚麼呢?
而Arashi似乎很期待再次與惡火龍正面交鋒,她可以的話她不希望遇見惡火龍的進化版惡水龍,她覺得那真是太可怕連她都有點懼於面對......

冒險的旅程正要展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公公 的頭像
凊公公

夜深敬事房

凊公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