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妹妹天生麗質,帶著一股別人都學不來的氣質,從小就被許多人追求過。

第一次是在小學二年級的時候。
班上的男生寫了一封情書給她,她拿到以後連看都還沒看,就先被同學們搶去過目,最後被他當時的朋友撕掉丟到垃圾桶,所以妹妹沒看到,姐姐更加看不到。
1號男之情未能訴諸,不戰而敗。

第二次是國小在大一點的時候。
別班的男生也寫了一封內容貌似要交朋友的信件,信封上的收件人名字寫得不錯看,只是很可惜三個字就錯了兩個字,只有姓氏寫對,把爸爸用心良苦取的名替換成菜市仔風格。
打開信封,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內容的字和信封的字完全是雲泥之別,果然正常來說小學生的字都不會太好看,請人把信封寫得漂亮點倒是挺有心。
內容說著,如果你願意和我交朋友,就在二十分鐘下課那節到生態池找我。
結果就是沒赴約,2號男落敗。

第三次就是國中了。
隔壁班的人託妹妹的導師拿了一個信封給她,裡面裝滿了照片,她們老師特地稍微檢查,看看有沒有男女之情的東西在裏頭,因為那是不被允許的。
很幸運的,信封過了關,來到妹妹手上,妹妹把裏頭的照片全倒出來,結果倒一倒掉出了非相片的紙張。
圖文並茂,相片很多是運動會的時候拍的,有的是妹妹下午一個人在慢跑時被拍的,信中人表達無盡的傾慕之情,希望能做個朋友。
很快地,被朋友知到以後,連相片帶信便開始傳閱全班,雞婆點的女同學便跑到隔壁班問個清楚,到底是哪位少年郎這麼有勇氣。事情鬧得太大太明顯,好死不死導師便出現了,全數沒收退件。
姐姐我聽到這裡不禁哀嘆,沒看到照片沒看到內容真讓我失望,好歹也讓我看看拍的漂不漂亮,漂亮的話留下來也沒差嘛!
妹妹一開始還不知道是誰,後來經過同學們互動慢慢推敲,稍微知道了對方身分。
「長得好看嗎?」搖頭,那麼就算了吧我知道我們都是外貌協會的。
偏偏這傢伙好運的緊,莫名其妙和我們上了同一堂英檢補習班,世界就是這麼小,當我一直覺得隔壁桌的人一直往我們這邊偏頭看過來,尤其是當妹妹發出輕靈的笑聲時,我就知道十之八九有鬼。妹妹後來就和我說,那位就是了,姊姊的評論是英文很好,問題是皮囊真不怎麼樣。
傢伙的好運持續燃燒到高中,儘管男女不同校,但分別都是市內最高學府,那位仁兄英文好便考上了語資班,和妹妹一樣的十七班,成了對班,就會有聯誼,不可能見不到面。甚至連辦營隊時,他們就同樣被分到教學組一起討論。
但妹妹只會很禮貌地稱讚人家腦子好,不曾動過其他念頭。
「唉呦唉呦他也太開心了吧~」姐姐揶揄。
「不會啦!都過了這麼久了應該不會喜歡了啦!」你在裝傻我知道。
前幾天合唱團去比賽的時候,那傢伙就主動來攀談我家妹妹了。
為甚麼連社團都一樣是合唱團!!看人家看你的眼神根本就沒放棄嘛!!沒有人會沒事特地來打招呼的!!
妹妹的表情維持著禮貌性微笑,姐姐我認定,反正再怎麼樣就是不可能了。
3號好煩好占空間,可是不可能不可能就是不可能,沒希望沒希望就是沒希望,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

第四次一樣是國中(......很抱歉上一位一直到高中都還沒結束,就是這樣煩,希望各位別亂了時間。)。
這次就挺誇張的了,是別校的,附近校某商工。
妹妹在某次走路上學時,停在巷口等車輛過去,一旁一台腳踏車煞車在那。
她以為跟她一樣是等車子過去的,可是當車子過去,能通行時,那台腳踏車仍駐留在她身旁,當她感到奇怪時,腳踏車主開始搭話。
「好可怕喔~」妹妹回想當時的情形。
「沒錯。」社會上壞人太多姐姐好擔心。
「好險我沒有挖鼻孔甚麼的。」妹妹一臉正經。
「...重點不再這裡啦!」姊姊我氣急敗壞的同時,卻也不免感同身受,誰想到大清早應該沒人的環境隨便就冒出一隻。
「不然就是抓屁股那類的。」妹妹繼續正經。
是說如果人家看到了也許就不會來騷擾你了,那也是一種保護色呢。
據妹妹再次述說流程:
第一天,那個人找她搭話,說甚麼可以叫他某某小名,妹妹很隨和應付,去學校便乖乖報告老師。
第二天,一樣是上學時間,離家裡的門口很近,那個人便現身了,她拿到一封信,那個人給的,上面有他的署名,希望可以交個朋友,妹妹照昨天的模式,去學校後交給老師處理。
第三天,爸爸出馬,逃之夭夭,妹妹上學一路暢通。
4號是最爛的桃花,果然還是爸爸有用,其實也要感謝導師聯絡商工的教官,有了名字好抓人。
4號拜拜拜拜拜~~~~~(雙關喔~遠望)

姐姐的結論,有桃花很好,會有貴人,只是爛在地上一堆也是有挺多的,小心掃起便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公公 的頭像
凊公公

夜深敬事房

凊公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