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運動會的第一天──

開幕典禮的運動員進場,每個班級照理來說都會訂一個主題
班上採用彩虹隊形配上各國國旗,而我還是選了「青天白日滿地紅」,雖然對它的圖案感到不甚滿意,可是沒辦法有人很愛台灣這塊土地,所以有一個代表總比沒有好。
我們班長先前特別感謝我,「我還在擔心沒有人會拿它,想說要拜託老師幫忙,沒想到有人替我們解決了這個問題,阿嵐!我真是太愛你了!」班長閃著她的眼睛說到。
的確,放眼望去,一大堆的國旗,有的像披風那麼大被披在肩上,還重複很多人拿著,有的相較之下只是小小的拿在手上,不起眼也從來不怕和人家撞旗,只是被當作個交代,說來說去,就是在說我手上的這根小青(白or紅),何況它還是我跟朋友借的,因為我捨不得把錢花在這東西上。

誰(我)都沒想到今天這麼冷,我只穿了一件橘色短袖排汗衫(正面寫著"神獸",後面寫著"攻無不克",這是為了滿足某些人而做的一件衣服......),風不停的刮在剛走出體育館的身軀,只覺得我被困在製作冰棒的容器裡頭,我就是那支冰棒,如果聰明一點剛剛就該把圍巾戴著,很多事實是逞強也抹滅不掉,我看著一旁圍著超大超長超保暖圍巾的班長大人,心裡頭真是羨慕的緊。

高二了,不像一年級時那麼積極,沒有國防課讓教官訓練,我們的隊伍走起來便是零零落落、完全沒排練,經過司令台前敬禮也是做得糊里糊塗,我想大家心裡只是不停的「好冷、好冷」吧!有的地方待久了很多心思真的都會散漫下去。
相較看向小我們一屆的直屬班117,人家是多麼的青春有活力,讓我們這群老人有種混不下去的感覺,而很吸睛的點在於他們著軍裝造型登場。
妹妹在前幾天就開始哭訴,她差點買不到他們軍裝要用的靴子。
嵐家姊妹長的不醜但有個缺點,腳大無藥醫,像姐姐我只能買男鞋size,所以感同身受。
買到了千載難逢的靴子,再搭配稍微改造的制服外套和長褲,加一些小配件,它們無違和的襯出妹妹強大的氣場,我遠遠就能在隊伍中一眼便認出來。
「妳妹根本就是『希特勒』出身嘛!」班長驚嘆道,瘋狂地開始在他的腦海裡想像我家小孩其實有這麼不為人知的身世、難怪我妹長得有點混血兒,「快說你們祖先在德國!」......很可惜並不是。
就在117的隊伍經過行徑的過程中,217他方在隊伍離他們班最近時,飄出了奇怪的口號。
「夜未央!天未亮!嵐○嵐○我愛你~」想法源自於妹妹的姓名和某古人有像到,只是妹妹是某姓加某名,而古人是某名加某稱號,正好前陣子某連續劇很夯,它主題曲的歌詞就這麼被拿來用了。
(事後姐姐有問妹妹感想,妹妹表示:「無聽到...」,洩氣......)

開幕典禮很正常,就跟想像中一樣無聊,不停地聽一大堆致詞,依序將國歌、會歌、校歌唱完,又是再次致詞。
我很怕我就在這冗長的典禮中凍死,一切都要感謝班長將她的圍巾分享給我,雖然每次唱歌都必須向後轉面對司令台對面的三支旗,兩個人圍在一起行動難免不便,可是我們很有默契地討論好要順時針方向一起小碎步轉動,看我們前面轉三次、後面轉三次、總共轉六次的同學表示你們在幹嘛。
我說怕我自己被凍死,其實也挺擔心那六個舉會旗進場的學妹,不知道為甚麼每次都是那一套衣服,可能學校覺得穿那種比較美比較飄逸,問題是現在是大冷天啊,「希臘式連身無袖短裙這甘凍ㄟ條」?
然後明明是女校,可能是典禮太無聊了外加風很大,一大堆學生的目光就集中在那麼幾處:
一、前面演奏的樂隊
二、前面站岡的儀隊
三、短暫經過的會旗手
以上,當一陣風吹過,旌旗飄揚,裙襬搖搖,大家的目光焦點就會聚集在他們身上...的往下一點。
「哇嗚...」、「你看、你看...」、「飄起來了耶...」......我想請問安全褲的可看性。
「啊!又來了!」一旁的班長驚呼,「快看快看!」
「我沒看到喔...」我答。
「等等就有了...不要急要有耐心。」我記得我當初努力考上的是一所女校,沒錯吧?
可以說這是一個嶄新的世代,甚麼人物都有。

在一堆不可理喻的情況下,總算把典禮在我的感覺下改成正常速度,讓它不冗長的結束,叫我一直為了找事做看人家裙底風光我可不要。
接著是樂儀隊表演。
我們學校的儀隊是近年來才成立的,聽說在成立以前,大家的目光會待在樂隊中,但在儀隊長腿姊姊們出現後,一些東西走入了歷史。
儀隊的服裝是紫色的,學校的說法是採用校花桔梗的顏色,我看了儀隊的紫,在轉頭看樂隊的綠,不知道怎麼想到了「綠葉襯紫花」。
表演內容是儀隊耍槍換隊形,樂隊伴奏,去年也是,所以雖然儀隊漂亮,但我還是比較期待接下來的節目。

如同往年,下一個節目是高一帶來的「大會操」表演,通常會是康樂股長和康樂幹事在各班前頭領舞,去年我就幹過這種事。
既然是每年都有的健康操,我又要期待甚麼哪?說過了,一年級裏頭有我的妹妹,她怎麼樣也不會被這些芸芸眾生埋沒掉,姊姊我已經準備好位子和相機等著她的表現。
早在兩天前的大會操預演,她們體育老師便拿著麥克風向大眾宣告一件事。
「告訴你們!!從我待在○女十八年以來,教過很多學生,一年十七班○○○是我看過健康操跳得最好的!!還有,我今年已經要退休了,因此呢!我這次特別請她站在跑道上領舞!」
姐姐我一向看得準,妹妹總是塊寶,很難不被挖出來秀一秀。

「高一全體同學立正!」嗓音出自我家老二,因為前面喊的這幾句立正,話說在某天登上「告白○女」的臉書專頁:那個高一領舞的同學聲音好好聽喔~

樂聲起,只見黑壓壓一群在操場中,唯一一位白衣小短褲女孩在跑道上,外加跑道旁湊熱鬧的學姊們,眾人跟著韻律起舞。
跑道上的那位動著一直被她姐姐嫌短的四肢,在人群中就是和大家跳的不一樣,她可以運用自己的協調性,讓健康操不變成一項呆版的舞蹈,動作優美,姿勢到位,節奏輕巧,動靜中蘊含著一股別人學不來的元氣。
身為姐姐要給一個簡短的見解:真是個真正的健康寶寶~
所謂真正厲害便在於,能把健康操跳的好看到不健康操,實屬難得!
舞畢,行禮,一聲下令退場,他們老師便趕快在臺前和他握手合照,果真是好學生,不丟他的臉,他可以風光退休養老。

在早上屬於精彩的節目結束,接下來便是些整學生的趣味競賽還有師生排球賽。
空閒的時間,我們都圍一圈打排球,只是打到一半大家都被開始的師生排球賽吸過去了,那是老師組對上排球隊,精彩可期,人潮全擠向那邊。
我心裡頭盤算著,排球的熱情還是大不過午餐,要中午了,趁著人潮還在這裡時,應該先到熱食部買午餐。

真是令我失望透頂,為甚麼今天的自助餐沒有開!我拿著一大兩小的餐盒,轉往熱食部其他地方,今天不能盛免費的飲料和湯了。
吃著滷味,我還是想念我的自助餐。

等了一個中午,下午的重頭戲終於來了──
我們在休息區看著學姊的大隊接力,有的三年級像是讀書讀太多跑不動,有的三年級卻是經驗有道、訓練多年,跑起來讓人感到迅速不拖泥帶水。
看到一半,我也該行使我的職責了。
「各位暖身囉!再兩組就換我們囉!」催促完大家暖身,我便領隊去報到。

在報到處,一群人很興奮地圍一圈跳著舞,還很興奮地自己哼旋律。
「你們在幹嘛?」
「沒看到嗎?我們正在努力暖身。」說完又繼續哼哼跳跳。
我只看到某種類似邪教儀式的東西,甚麼時候我們的小會舞跳起來這麼有模有樣有氣氛了而我居然不知道,這一群人的心思都飛到明天早上的表演。
「欸你爸在那裏耶~」原本太無聊要加入他們的我停止動作。
「我看到了......」看到他手裡拿著相機,把整個暖身操錄了下來,可愛的是那群孩子跳得太認真,沒發現自己搖晃搖晃的身影被偷偷記錄。

我還是覺得自己筋骨緊繃,一定是太緊張了。
站在起跑點上,看見旁邊好像很會跑的其他班選手,有點後悔自己當初沒堅持找到第一棒,班上沒人想當第一棒,差事自然而然落到需要負點責任的康樂身上。
對許久沒好好活動的筋骨來說,當第一棒是苦差事,當第一道是苦差事,跑一百五十公尺是苦差事,三者加起來就很夭壽命。
槍響,前面我盡量衝刺,可惜過了一百公尺轉彎處,兩腿便沒什麼力轉動,當真可恨自己沒有勤加練習,交棒時速度不可避免的慢下來。
班上很多人表現得比我想像中的好,但別班更多人表現優異,我們就直接被比下去了。
在比賽前,大家早就承認了一切,放開心樂觀面對大隊接力。
「哇賽!我們居然不是這組的最後一名耶!」班上某些人在我們的賽程結束以後,發表感人肺腑的宣言,這能證明一點,他們(除了我)腦袋裡永遠只有排球和漫畫有沒有更新。
我們在賽前只有練過一次。
自從升高中以後,如今高二,班級大隊接力排名從來沒有進過前十。
一是因為我們班人少,是特殊班。
二是這群人對跑步根本沒熱誠!!

我感慨,所有的輝煌年代不復存在,只停留在國中那短暫的時期。

但這群人還是有這群人的好,他們帶我走向排球的美好未來。
......其餘運動項目免談。

高二接力結束後就換高一,117學妹們素質比我們好,他們曾經維持了第一的名次,只不過後來就被追上了,雖然分組是第三名,但整體高一他們差點就能進前六,比我們厲害。

大隊接力的項目結束,一整天的行程也就差不多跑完,剩下師生籃球和師生羽球PK賽,我看了一下下籃球就閃人了,待會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和妹妹一起騎腳踏車前往全美,我們繞了一下總算平安抵達。
過程中有點小迷路,但其實不礙事......只是差點趕不上,我頂多被妹妹念了幾下,因為我說我知道在哪裡。
我應該說我知道大概方向,反正對我來說到的了就行了,這便是我倆心態上的差異。
戲院門口,一位父親的身影在那等了許久,手上提著他和女兒們的晚餐。
哎呀肚子那麼大,我們過了馬路馬上就認出老北。

從五點半坐到九點,看了「等一個人咖啡」和「閏密」,靜態地結束一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公公 的頭像
凊公公

夜深敬事房

凊公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