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三妹西瓜被一陣陣哭聲驚醒。
誰在大清早哭成這樣,聲音源自於他樓上上鋪那位。

夢見自己最不想夢見的──

一家人快快樂樂拜訪阿公。
夢裡阿公住的地方是現在的家,不是台北的,也不是宜蘭的。
很奇怪,但夢裡的我們卻覺得自然,和阿公一樣相處得很愉快。

已經晚了。
我們要回家,跟阿公說再見。
不知道為甚麼這次跟往常不一樣,爸爸沒有開車,反而帶我們到了港口,說要坐船。
那是一艘艘大船,很像軍艦,外表是金屬色,看起來冷冷的很沉重。
三個小孩和父母沒有做同一艘船,這讓我很沒有安全感。

這不是個溫暖的天氣,我卻還站在船頭吹風,後面是我兩個妹妹。
視野黑濛濛,天空沒有星星,我緊抓著欄杆,怕水也怕高,卻仍是停留在這個位置,不想移動。

遠處忽然一陣巨響,炙熱的朱紅擴散在黑暗中,危險的顏色,危險的時刻,莫名的火炮開始攻擊我們。
船開始掉頭,要駛回岸邊,我還愣在船頭,視野中的海面出現一個平台,平台下方是由幾個垂直階梯支撐,船隻正要從下方經過。
「轟隆!」砲打在我的右前方海面,打中其中一個階梯,平台開始傾斜,船尾不知道撞到了甚麼,也開始沒入海中,整條船就像鐵達尼那樣的傾斜方式。
劇烈搖晃,船身突然變成垂直的,我拚命抓緊欄杆,喊著二妹的名字「嵐伶!嵐伶!」,一隻手向後撈,希望我能碰得到她,可是跟手接觸的一直都是冰冷的空氣。

在哪裡...?
到底在哪裡......
妹妹都不見了......
我該怎麼辦......

找不到妹妹,很害怕。
平台下豎立的階梯離我很近,不知道哪股勇氣,我從不停下沉的船頭跳到原本支持平台的階梯上,階梯很穩,但我的心還不穩。
我看到幾個人做同樣的事,就是看不見二妹和三妹。

船沉了。

幾個在階梯上會游泳的人,很快跳下水去救人,我後悔不好好學游泳。
突然我聽到三妹叫我,「大姊!」她攀在另一個階梯上。
我只鬆了半口氣,「你二姊呢?她在哪裡?」她搖搖頭。
「她用力我把我往上推了一下就不見了......」不清不楚的說明,我也看不清三妹的臉。

場景一回頭,迅速轉換成港口。
已經清晨了。
存活的人站在港口盼望著,等著他們的親友被救上岸。
一批又被撈了岸,就像漁夫捕魚那樣,一個粗粗的大漁網,裏頭好幾十個人渾身蒼白腫脹,嘴唇發紫,面無血色,沒有我熟悉的面孔。
沉下去的幾艘船被吊上岸,船身是完整的,夢境的不合理,我竟然毫無察覺,只是瘋狂迷失在裏頭。

人們開始進入船身搜尋,我照著做。

船裏頭,座位上有人的,氣色跟被打撈上岸的人一模一樣。
我討厭這種氣氛,還是得一個一個更深入去尋找我的父母,身旁的人們痛哭著,我卻還未能看見能讓我痛哭的對象。

「曦曦,怎麼辦...我們該怎麼辦......」

睜眼,真正清醒過來後,我開始在床上掉淚。
在夢裡,我哭不出來。

有一種慶幸的感覺......
卻又覺得還是很難過。

我以前也有夢過死亡的夢,死亡的主角我再熟悉不過,但我沒那麼恐懼,不會哭成那樣。
果然,最重要的莫過於家人。


───────────────────
到此請轉換心情~不想破壞氣氛請跳過

我再想想醒來前一刻的場景。
夢境要有多怪就多怪──

海浪打回散落的行李,海面上漂浮著各種衣褲,我看到一件眼熟的。
從水中撈起來,這是我唯一能撿回的東西。
「這是你二姊的沒錯吧......」曦曦默默點頭。
「帶回去吧......」我輕嘆。
望著手上的東西......


我就是在這裡醒來的。
很不想說,
那是條小熊維尼的內褲。

醒來後跟二妹確認,二妹和三妹大笑,「我沒有那種東西......」爆笑後的無奈。
「對嘛!我就想怎麼不是那條你穿很久的Hello Kitty......」二妹跟我翻白眼。
事後想想,一定是這裡太過詭異才能讓我脫離惡夢。
所以,我太了解妹妹的...!?才有辦法清醒嗎!!!

其實小熊維尼旁邊還有配小花花......
「一定是大姐認為我跟ㄒㄩㄥˇㄒㄩㄥˊ配花花一樣可愛~」最喜歡熊的妹妹說。
你為甚麼不說『一定是大姐認為我跟小熊維尼一樣沒穿褲子~』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凊公公 的頭像
凊公公

夜深敬事房

凊公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